負面的語言人類

如果我們從語言精靈的角度來計算當今的人類,比起一般以個體來計算人類數目的方法,不知要增加百萬或千萬倍以上,可說在整個空間裡早已滿檔而重疊居住了各種語言人類了。而且今日的語言人類已成功的發明了各種擁有大型記憶的光碟片、電腦資料庫、網路等等,讓我們能在個人電腦裡方便的操作、查詢各種資料,甚而上線在網路上瀏覽、對談及找尋同好。

語言人類不但從來不會滿足於這種愈來愈熱鬧的現況,反而更加的依賴語言信念,更害怕孤單,所以便不停的往四處發展,並且無所不用其極,這就是人類幾千年來不認識、認同自己的結果。大多數的人類並沒有找到真正的快樂與希望,所有的聲光幻影、物欲刺激、期待中的成功,帶來的快樂也只是非常的短暫而已。因為當另一個負面的念頭一轉,人類的心情很快的又會陷入低潮,從這裡我們就可隱約的看出,語言人類的不定性了。今日負面的語言人類其實早已大量的出現了,我們可以從電視、電影或資料庫、書刊雜誌、新聞報導等裡面覺察到。大量的負面的、攻擊的、戰爭的、殘害的、墮落的、醜陋的、冷性的、毀滅性的負面語言精靈,已經大量的滋生於今日地球的人類的念頭裡。如果我們能夠利用這些廣大的媒體傳播力量,做出適當的調整,多鼓勵正面、祥和、暖性或中性的語言,甚或鼓勵人們多接近大自然,去体會、感覺這生命的真正脈動,而非整日浸淫在語言信念的連鎖網裡,則人類將較有可能生活在和平、安全、快樂的地球樂園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