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人類的十字路口

一場由電腦和資訊所掀起,對人類新生活的革命已經悄悄的展開了。當你正在和電腦展開對話時,你會把它當做人類般的看待嗎?如果換成一個機器人呢?可能你仍然會將它當成金屬做成的機器人來對待。但是如果再進一步,這個機器人若已改良到用接近人體觸覺的乳膠,或其他替代品製成,而且它又穿上一般人類所穿著的衣服時,你的感覺又是如何?不,它仍然只是個電腦機器人。現在,如果它更進步了,它的語言和判斷、行動完全被輸入最接近人類的隨機系統,沒有一定的公式可循,完全是活潑的。這時,你還會將它認定為機器人嗎?如果萬一它的軟體被外來的某種病毒侵入,而會突然對人類產生攻擊時,你的感覺如何?現在我們來做個假設:如果有一天它被賦予某種身份,而從事於有關警察、消防、保全、銀行、經理,或交通管制等工作,服務性任務,或甚至它們也有機會可取得公民資格時,如果它表現優越,說不定有朝一日竟然成了你的主管,有權力炒你魷魚,或者發現在路邊開你罰單的竟然是它時,你又會有何感想呢?

對這些問題,或許有人會不以為然,認為是杞人憂天,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會發生。如果會,也將是好幾百年之後的事了。在此我並無意討論,將來有沒有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或若一旦發生了時,該如何處理。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從語言精靈參究的觀點來看,這類正在進步中的機器人,算不算是人類?如果你必須和開你交通罰單的機器人一塊兒上法庭時,你可能需要和它有一番言詞上的辯論,在那時,你有可能真心的和它同樣的接受法官公正、平等的裁決嗎?這時,人類的定義又在那裡?如果負責審判的法官裡,也有一個是機器人時。

這聽起來好像是電視、電影,影集裡面的科技、太空、未來世界的故事情節。其實,語言人類因為熱衷於語言信念,且不停的發展各種衍生軟、硬體,雖其具有不定性、模糊性,但因人類本身的適應性,在那個未來世界裡,應該早已熟悉和機器人共事的生活習慣,而且也不會去懷疑其代表性才對。因為到那個時候,人類的心理已經從電腦網路裡,早就有過一段適應期了。而且整個過程,看起來好像是自然發展,不管是經過多大的衝擊。但是語言人類總是善忘的,如果語言人類的生活重心,慢慢的以「語言」─信念、意念的感官、腦筋系統為主,則未來語言人類的生活方式,會更像「做夢」、「幻想」一樣的虛幻不實在、模糊及不定性,而身心更會像機械般的僵化與不夠敏感,不過這種現象其實早已發生了。

而什麼是做夢的感覺呢?相信大家都有經驗,我們在夢中常不受時、空及思考、理性的拘束。未來的人類,會因飛行工具的更進步,有可能早上你人仍在美國紐約,而下午卻已經置身在法國巴黎了,到了晚上卻是睡在日本的東京也不定。就是這樣,到那進入百倍速度的時代,患上腦神經衰弱的人,有可能會增加不少,而整個世界的不定性,則將大為提高。因為有一些「大忙人」,有可能就是那些控制著世界之心靈、思想、安全、以及金融系統等重要決策者。由於這些所謂的「忙人」或「重要人物」,需要經常巡迴演說、四處開會,甚至出書、推銷自己的理論等。因為他們的知名度高,擁有愈高的知名度就代表成就、賣錢,及高說服力,故很容易成為眾人崇拜、依賴、模仿的對象。

像這些如果用平常人的眼光來看,並無出奇之處,因為各種名人實在太多了,他們也皆各有其追隨者。但我們若改從語言精靈參究的觀點來看,則整個現象變成一些巨大的語言人類影子在活動。這些同質性的語言人類,正在快速及大量的利用各種傳播媒體、管道,將他們所複製出來的靈魂子孫﹝語言信念﹞,植在這個地球上眾多人的腦海裡。我們的腦筋將會成為他們的一部份,而且被佔據不小的空間。這些語言子孫隨時都會從我們的腦子裡蹦出來發表一些意見,或參與各種活動,或參加群眾運動,或投票給某黨派、人,或買一件時下的流行品,或發表某些言論等等。

而當我們正在行動的當時,我們和語言信念其實是一體的。我們經常會在不知不覺中從事某項行為,卻還以為那就是自己的看法、意思,但其實已是來自外來的移植,只是當事者沒有查覺而已。因此,語言人類為了這些外來的信念、語言經驗,忙碌了一輩子。幾乎大部分的人都認為自己是無辜的、有道理的,因此我們會發現,有很多堅持自己想法,自認是對的、正義的族群,在地球的很多角落裡爭鬥、互相殘害的慘劇,一再的上演著。 

 所以,所謂的好與壞的價值觀實是不容易認定的。有誰會承認自己是個壞人呢?除非是那些罪證確鑿的現行犯。但不可否認的,傳播媒體的影響力是擴張太大了,雖然大家都知道,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如果有一群「自以為是」的堅持者、或思想極端的人,將來若將他的極端思想輸入電腦網路中,試圖影響大眾,或輸入到機器人的軟體裡時,則人類將面臨另一場災難了。因此廣大的媒體群實應秉持良知,善盡負責把關的責任。以前孟子所提倡的「中庸之道」,或是鼓勵人類投入大自然,實在是可為現代偏執狂的語言人類注入一點潤滑劑。

 只有當自己內在有轉圜的餘地,對外也才會有足夠的空間可迴旋,這樣一來,人與人,人與事的運作,就可以減少磨擦。這個世界如果「溫和的人」多一些,有關中庸之道的語言再增加一點,將可緩和不少的衝突。因語言人類若缺乏中性的語言,則緩衝力會較不足,容易淪於衝動性的感情用事,亦容易造成事後的懊悔。
 

 從一些歷史檔案中我們可知道,不管是在中外,曾經有眾多殺人魔王的擁護者,他們支持了那些在當時自認是正義的化身、是在替天行道者的行為,在如今我們從各種記錄片上所看到的,卻是一幕幕血腥、殘暴、毫無人道的慘不忍睹的鏡頭。為什麼在心境上會有如此大的差距呢?語言人類的重大功課,實在應該是反省、反思。懂得反省、反思的語言人類才是美麗、善良的人類,因為他們賦予「愛」更為真實。 

而反省、反思,是需要俱備開放、質疑、與不僵化的腦筋,我們要不停提出問題來質問自己及世界,到底什麼才是真正、安全、可靠、美好、快樂與成就的東西?我們為什麼要追求這些?語言人類幾千年來在不停製造什麼?這些又從那裡發展出來的?這些思想、制度、生活方式等真的是人類需要的東西嗎?高科技、資本主義、高競爭社會結構、暴力的行為、戰爭、侵略等到底是如何產生的?語言人類不是已經發展出高度工業、機械化、電腦化,生化農業、高速通訊、網路等,為什麼地球上每天仍有那麼多人在挨餓受凍?到底語言人類的腦筋被用到那裡去了? 這個追求成就感的語言精靈所發明出來的軟、硬體東西,其價值能超過人類與大自然本來的東西嗎?萬物之靈的語言人類,是在走向暴力大危機,還是全面反省、反思,此時已是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