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們把自己和世界弄成什麼樣子了

現代的語言人類,似乎是越來越注重「語言相」意念的滿足,這些是屬於身體、意念感官的、聲光意念等的覺受刺激,在身心頻率人為的速度化、光化、虛化、幻化、爆炸化之下、人類將處於不定性的極度危險之中。人類如果不速回過頭來學習、尊重他人及萬物、愛惜自己和別人、愛護大自然,及向大自然學習的話,則由人類所刻意製造出來的快樂,將不可能會長久。因為語言人類所創造出來的快樂,是人工的、信念的,所以很快的就會被另一波的新流行、新信念所取而代之。

語言人類的人工發明,和對大自然的保留與破壞之間,長期以來似乎已陷入一股矛盾的拉鉅戰之中。而環境的污染與過度的開採森林、山坡地,造成整個自然生態的嚴重破壞與失衡。土壤的大量流失,造成很多地方遇雨即成災,且愈來愈嚴重。而大地震、風災、水災及致命的細菌﹝病毒﹞等天災人禍也似乎愈來愈兇猛,令人類難以招架。因此,我們必須要能掌握得住這中間的平衡點,否則來自大自然的反撲,實在不是渺小的人類所能抵擋得了的。這個自然界裡的幸福定義,其實祕訣只在於「平衡」。這個世界本身就是無比美麗幻化,但大部分的語言人類,卻經常忙得沒有時間去注意及享受,反而老是陷入人工的各種「相」中,被左右得團團轉,卻毫不自覺。

處在今日的語言人類們,可以說人人都只是在扮演著「轉錄站」的功能,每日忙著接收、錄製、傳播各種語言相。每一個人可說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個別忙碌「網站」。因此各種電子媒體、有線、無線傳播通訊工具也就等於是扮演著今日語言人類的神經一樣。各種信念﹝語言相﹞在大小神經的天羅地網裡奔馳、統合。而每一個信念、語言相就是一個自我,所以我們可以瞭解這個「自我」將是如何的忙碌、不定性。這個「自我」在裡頭上下翻轉、起伏不定,忽而欣喜莫名,忽而沮喪萬分。「自我」也會和各種交易市場裡的「數字」連成一體,分秒在裡頭上下擺盪。只要情緒時常陷入極度的不安定之下,則人類將會越來越不穩定的。

雖然今日的人類從表面上看起來是自由了、解放了,但是在心靈上,其實是更形封閉、統一及僵化了。所以若能藉由「返思」中,產生出一種根本的「質疑」之心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可以靜下來看看,我們到底把自己和這個世界弄成甚麼樣子了?而這就是我們大家所要的樣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