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人類本來的風光

 

記得很久以前有一部影片,名字叫做「親愛的,我把孩子縮小了」,在這裡我則想說:「親愛的,我把人類的本來風光找回來了!」。其實我並非得到了什麼新東西,我只是找回了人類本來擁有的風光,而嘗試著想把這個佔據人身的無明的語言精靈系統凸顯出來而已。語言精靈其實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追求成就的工具,也是致使人類不再單純的系統。因此,在這一本書裡我將這些為人類帶來期待、煩惱、成就、痛苦、追求、貪婪、分別、仇恨等等的正、負面語言精靈赤裸裸的「揭露」出來,讓那些有意從事參究的人多了一種參究的方法,進而能清楚的認識語言精靈的活動真面目,才能全然的活在純真的生命本來面目裡,亦即所謂的「返璞歸真」。

元朝的石屋禪師曾寫了一首詩:「於事無心風過樹,於心無事月行空,風聲月色消磨盡,去卻一重還一重。」,如果我們能真實會意到這個境界,一個本來自然、圓滿、無礙的、寂靜永恆世界就很接近了。這個世界並不受外在混亂、戰爭、恐懼、不安定、有生滅的世界所干擾,它本來就存在。你若真正覺醒,你所看到的世界和過去的悟道者們所看到的世界,一定是完全一樣的。當然,想試圖去改造這個現實已經存在,充滿不安定感的世界是非常的不容易,但若能由我們自己本身的心靈來改造起則會較容易些。若心生出各種煩惱、分別、好惡等,那全都是過去之經驗統合下的產物。在這背後有一股共同的能量,在你我之間並沒有任何距離,但在現實上我們的思想、語言卻把它變成支離破碎了。如果我們能會面到這股能量,則我們也就可將自己純化、圓滿與超然了。

當我們超然於語言人類的位置時,並沒有特別換上另一種身份或位置,我們只是找回本來人類的風光。重要的是,我們不會再受到語言精靈系統的操控,因此就能活在自然圓滿的本家風光裡,以「平常心」去對待每件事情,及每個人。同時我們也應注意,不要讓「平常心」這句話變成了口頭禪。迷與覺之間的平常心是不同的,一個是妄想執著,另一個則是清清楚楚。故知,迷者有迷有覺,迷覺不分;覺者無迷無覺,迷覺清楚。所以,與其說我把人類受語言精靈系統所操控的事情揭露出來,不如說我將語言人類回歸本來人類的參究法寫出來更為恰當。因為「揭露」意謂藉著語言、文辭來讓人「知道」,而「知道」仍然還是屬於語言精靈系統的一部份,只有透過參究的照見整個語言精靈系統軟體的運作於自我和人類的心相上,才能獲得完全的、真正的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