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極樂世界在那裡?

「自我」的含意是什麼?每一個新舊觀念、思想、期待、判斷及定義能離開自我而單獨存在嗎?包括無我的觀念,也能離開自我嗎?如果說無我也是一種觀念的話,則當然也就很難離開自我而存在,因為它已悄悄的被定下了一個立場在那裡了。但是真正的無我到底在那裡呢?是否有一個真正沒有立場的無我存在?它必須擁有那一種成份?它對人類的真正利益又在那裡呢?

可以說各種宗教、思想、文字、語言、繪畫、音樂、股票指數、匯率指數、政治、金融、評論、電腦、電視、電影等等,皆是人類的腦筋的複製品。這些皆會繼續演變,及充滿了不定性。這也是人類最易迷惑及深陷而難以自拔之處,這些也皆是屬於人工的第二手、第三手的東西,在每個經手裡,皆代表一個語言相。每一個語言相也就是代表一個自我,就是這些千變萬化、不停的在做統合的自我,構成了語言人類的世界。

這個語言人類的世界與一樣是生長在這個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的最大不同點,在於人類獨特的擁有煩惱、成就的秘密。語言人類不停的嘗試想抓取一個鞏固、安全的永恆處所,於是各種科技、經濟及發明就日新月異、不停的成長。但不知是否有人曾認真的想過,它們是否帶給了人類真正的快樂呢?

人類在有限的時光中,是否體會到無限生命之真諦呢?或是就在這有限的時光裡白忙一回呢?但是為誰而忙?這些執著的念頭與驅使人們勞碌的源頭又來自於那裡?為什麼人類擁有了愈多,卻愈沒有安全感?而那些鎮日忙得不可開交的領袖人物們又真的了解人類的需求嗎?他們到底想帶領人們往何處走?他們的思想和我們的又有什麼不同之處?如果大家也都是這些複製思想統合之下的語言人類,則人類是否已真正面臨到了危險的處境?

我有時不禁要懷疑,當今有很多各種領袖級的人物,成日忙碌不堪,卻又擁有改變人民命運、生活水準及方式的絕大權利,他們將如何置人類於幸福的園地?但是語言人類卻似乎也早已習慣被這些一再統合、複製的語言及名相所擺佈,因此無法直接享受到這本來直心的風光。

這本來的自然風光,同樣也是一種真正無限的純美的原始宗教情懷﹝非指一般傳統的宗教信仰﹞,但這裡面並沒有任何教條、戒律或一大堆儀軌、名相、階級等,而只有愛。然而語言人類能突破語言精靈的緊箍咒軟體,頓然放下那個由腦筋所統合、複製的迷思,進入這本來風光嗎?既是人類,當然就能擁有這高級的宗教情懷的風光。但該如何才能突破這些由第二次、第三次等不斷再複製出來的名相迷思軟體?

不知是否有人認真想過,人們付出大把的金錢與時間在電腦網路上瀏覽與交談,到底是誰滿足了誰?這一大堆的語言相到底來自何處?人們是否真正感覺快樂?所付出的代價是否值得?而這個代價當然包括生命、青春與金錢。

在這個大自然之中是否有更值得人們享受的地方?人們的身心到底應置在那裡才是最安適、快樂的?如果說我們是屬於這個大自然中的一部份,那麼在這個大自然裡面應早已有配備給我們的東西了。是否我們對整個大自然的認識仍然不夠?或者由於太自然與覺得理所當然,而給與忽視了?自古以來,我們人類用每一個自我的思考,這些混合複製的語言精靈來面對大自然,然而我們又得到了個什麼樣的回報?

這個回報已活生生的呈現在當今人類眼前。我們所有的處境,包括保險、貸款、不安、失業、政治、暴力、戰爭,及種種天災等,都是屬於語言人類的世界。而這樣的結果我們滿意嗎?如果我們不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如果我們期望能擁有真主、如來、神、上帝﹝此皆非指一般人想像中宗教上的傳統或擬人化、權威式的名相﹞所賜予我們的本來自然風光,則我們就應停止這些破壞實相,且帶給自己和人類不安的手法來對待這個世界。我們應放下、再放下,面對當下,直接與這個實相交會。

這個大能實相,又稱第一義諦,從來沒有改變過,這是真實而且超越宗教的。上帝從來沒有死過,也沒被淘汰,祂充滿整個宇宙中,也近到我們鼻孔邊,與我們一起呼吸。如果我們能直接會意,則這一切就是現成的;如果無法直接體會,則我們必須透過參究,從「相對人我」中體會出「絕對無我」的真諦。也就是說從腦筋統合複製思考的語言精靈世界,回歸到本來的實相世界。人類的本來世界是沒有無明妄念的天堂,也是無念、無我、無心的極樂世界。這個天堂、極樂世界,本來就多采多姿、不可思議,人人具備種種神變,它就在我們的周圍。

有個外國朋友,喜歡找我談論有關靈修的問題,他對中國的禪也略有涉獵。有一次他告訴我,當他在看與禪有關的書﹝翻譯本﹞時,會不停的點頭同意,內心充滿喜悅,覺得很有道理,尤其是書裡頭所談到的真空、遍一切處,本自清淨、圓滿等禪機,他也似乎都能會意。可是一旦放下了書,書依然是書,而他也仍然是他,並無法在實際生活上受用這些道理,而且心中的疑惑也很大。我告訴他,其實這也是現代人所易犯的大問題,因為現今的語言人類早已得了語言免疫症。也就是對於有關思想、人生、真理的書本、經典及言論,是抱著你是你,我是我的相對觀點在閱讀。在那裡面只有對資訊的肯定、吸收,與否定、排斥,灌輸等判斷的短暫喜悅與感受,這就是語言人類的語言精靈的自我慣性軟體操作方式。故看過書之後,持續的效果只是回憶。好的氣氛想保留,或是產生一些信仰、觀點的判斷,或是事後的回憶、想像的破滅、成就歸屬感、懷疑、信仰依賴、模仿、矛盾、追求、比較、罪惡、失敗、後悔及跟不上別人所描述之境界的懊惱,這些皆是現今人類在固定模式下的運作方式。雖然有時會出現一些創新的看法,但是仍然離不開腦筋思考的語言精靈軟體,這些都不能算是實相,所以當然不能永恆,即使能受用到的也只是短暫的效果而已。

我們為什麼要被這些無孔不入的語言精靈軟體的架構理念所困住,而浪費一生的光陰在裡面忙碌?我們到底想追求什麼?我們能停止那些無謂的追求,或得失、安全、拘束看法嗎?如果我們不能做到,就得窮其一生被這些東西所捆綁及控制住,而且從本來無限的生命,變成有限的壽命;無限的時間、空間,變成有限的人為、道理的執著。快樂與痛苦,成功與失敗都是反反覆覆,如影隨形,難以令人得到片刻的安詳。

真實的上帝、如來、神、實相並不在人為的想像、分別裡。只有照見各種想像、分別,不被語言精靈所控制時,實相自然現前。那時你將擁有一個全新的心智,那些煩惱、矛盾等將自然慢慢消失。想一想,我們有多久的時間沒能真正的靜下心來,專注的看一朵花,一隻在清理羽毛的小鳥、忙碌不堪的蜜蜂,甚至一群走路優閒、神態莊嚴的鴨子?我們是否曾好好的看過這藍得出奇的天空、白色的雲朵,以及夕陽裡那千變萬化的美麗晚霞?可知這個美麗的世界,其實就是我們的一部份,我們為什麼會忙碌到沒有時間與心情去好好的看它幾個小時,甚至於只要二、三十分鐘的時間。

我們曾否問過自己:我到底是誰?又是為誰而活?我們到底是跟著一個什麼樣品質的心靈軟體在走?如果我們喜歡真正的安詳的世界到來,渴望親睹這個本來實相,我們就必須先讓自己靜下來,然後善加照顧自我的心念,由參究的方法,去認識這個使人類產生無明的語言精靈軟體。當心靈真正觸及它自己的運作時,無限的、本來的、原始俱備的解脫自由的心靈即會自己呈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