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真正享受到大自然?

 

生活在這個到處充滿激烈競爭,高度緊張及步伐快速的社會裡的人們,有很多人都會興起暫時遠離塵囂一陣子,投入大自然的懷抱裡的念頭,舒展一下身心所受的壓力。但是當我們置身於青山綠水、藍天白雲裡,耳裡聽到的是悅耳的鳥叫聲,鼻子吸入的是清新的空氣及陣陣的花香時,我們是否感覺心曠神怡,煩惱全消了呢?當我們正注視這些大自然中的景色之時,是否能真正的看到這些景物的全部?我們可能會很高興能出來透透氣,及享受到大自然的洗滌,但當我們一回到現實的社會中,重新面對各式各樣的人事問題時,心情即會自動的回到備戰的緊張狀況,並開始再度期待下一個假期的來臨。

在大自然裡,我們看到鳥兒在枝頭高歌或呼朋引伴,蝴蝶翩翩飛舞在花間,可愛的蜜蜂也為了採集花蜜而一頭栽入花心裡,那些美麗的畫面常令人感到愉悅。但很快的,當我們的腦筋一轉,可能又要回到一些惱人的事物,及不愉快的往事上了。為什麼我們總是無法真正的享受這些自然的景物呢?我們是否察覺到,當我們置身於大自然中時,即使我們的眼睛是注視著那些山水、花鳥、藍天與雲彩、樹木,大部份人的心其實並沒有真正放在上面。除非我們專心的去看,也就是只是純粹的去注視,腦筋裡沒有其他的東西及連想,這才是真正的看到了。否則我們其實只是看到了自己的意識而已─語言人類的分別意識,也就是語言精靈的延伸。它只是從工作崗位再繼續延伸至花鳥與山水之間而已。

同樣的分別比較的語言精靈,讓你享受了片刻的快樂,這只是比較出了工作時的壓力和親近大自然時的輕鬆,是一種意識型態的作用。所以其實你並沒有真正放鬆下來,更沒有真正的欣賞到山水與花鳥本身。這只是語言精靈的知識發酵,以過去經驗的心去看待景物而已,因此答案當然是來自於早已設定的期待。輕鬆與壓力互為對照,觀賞花鳥、遊山玩水,在意識型態上等於放鬆,這是語言人類的固定比較心態而已。所以當你欣賞過這些景色之後,免不了會產生一些感想,如:「這裡的景色真美,希望下次再來」,或「上回去的地方比這裡更幽靜,遊客也較少,但是卻遠了一點」等等。所以說語言人類總是脫離不了過去所經驗過的意識心之比較。

 我們若能透過參究,去了解語言精靈的真面目,即能知道自己的本來面目。至時,不管我們做任何一件事,都能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其實我們與大自然接近得很,可說近到鼻尖,我們若想真正享受這個大自然,其實凝視就夠了。這種真正物我合一的感覺,在裡面本自安適超過語言所能形容。同樣的,這種心態也可用在專注的工作上,或專心的傾聽。這種專注的工夫,裡頭就已經代表一種程度的解脫,無來無去、無生無死、無苦無樂了。這也是人類的本性,最不需浪費能量,心底最能適應的地方,就如同你睡覺時般的安詳。當你深睡時,你並不知道自己在那裡,但內心深處卻熟悉、適應它,而不會產生惶恐,這就是自然的專注,絲毫不須刻意、想像、模仿及造作的。但很可惜的,我們的腦筋並不安份,心總想往外追求,也不容易相信。

 如果我們仍然無法了解這個人類真正的“大樂”,但是對於去發現真正實相產生興趣或想去找尋真正的快樂、解脫、永恆、真理者,則參究應是通往這條大道最理性的選擇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