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讓人類難逃的網

 

曾經有人好奇的問過我:有關於我所談論的「語言精靈系統」對人類到底有什麼樣的影響?我的回答是:這套語言精靈系統對人類的影響實在是不容忽視。語言精靈系統就像是一個亮麗、多變化、廣大又能不斷衍生的「網」,它非常牢固的罩在每個人的心中及腦海裡。

這個系統可延伸到無窮無盡的星球中,可大到整個宇宙,亦可透到各種不同型態的時間與空間裡。這個系統就如語言人類的影子般的隨侍在側,沒有須臾分離,但當我們想用各種辦法去深入了解它時,卻發現它就如剝洋蔥一樣,雖一層層的剝下去,到最後卻發現空無所有。而這個「空無所有」也仍然還是一個「網」,一個非常難以通過的網。這也是為什麼釋迦佛曾經拿出一顆透明的摩尼寶珠,置於掌中,問身邊的四大天王:「你們現在看到了什麼顏色?」,每位天王告訴他的分別是青、黃、赤、白等顏色,在他們的眼裡所看到的不同顏色,就像是語言人類的語言信念對各種現象的不同感受。但釋迦佛突然將寶珠放入衣袖中,再將手掌攤開,又問四大天王此時見到了什麼時,他們竟不約而同的回答道:「現在沒有了」,當時釋迦佛卻斥責他們說:「真正的顏色現前沒有看到,而剛才是假像,卻說有青黃赤白等色」。當然不可否認這個「真正顏色」確實是最難知道的,但它卻仍然需要先通過「沒有」這一關。如同剝盡洋蔥之空無之後才能會得。

故知語言人類的「見聞覺知」與「知見」就像是同一樣東西,但每一個人所看到的卻都是各種不同的顏色一樣,而有些知識及宗教上的傳授也是如此。這也是語言人類傳統上的「智慧」,但真正的智慧現前時就像手掌攤開那麼清清楚楚,而語言人類的智慧卻說「沒有」了,可見語言人類若欲獲得大解脫的快樂,必須先打破這個「沒有」,或是承擔這個「沒有」。這也是我為何一直要強調這個「語言精靈系統」的多變本質,及其「深、廣、大、細、微、妙、緊」之特性,這也是我要參究者在參究時,不要帶著任何一絲先入為主的觀念﹝即過去心﹞去觀照自、他之心相的原因。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就是語言人類的語言信念、過去舊經驗﹝亦是過去心﹞。因此古代一些禪師們要其學生參「話頭」、「父母未生前」、「無」、「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及「萬法歸一,一歸何處」等的原因也是一樣的道理。

但是今日的「禪」已幾乎可說是非常的宗教化及名相化了。很多參究者不去探究古代禪者在啟發其學生時,所使用的多種創意的教育方式,和引導人們追求解脫、發現實相的目的,反而陷入、著迷與執著於那些古代之文字相、氣氛、理論及其所演變出的宗教信仰了。唉!一項方便創意的解脫利器,流傳至今反而成為一個令人難以跨越的網,從而演變出另一種新增的知見與族群。語言人類的語言相大網,可真是無所不包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