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個古代悟道者的「語言」見證

看了多篇我所寫的文章之後,或許有些人會產生質疑:「你所說的語言精靈參究方法,到底有沒有古代知名的悟道者,也曾經提及有關於這個語言和參究、與覺醒間的重要共通性呢」?當然,會有這個懷疑是很正常的,因為現代的人類大都相當在意有沒有知名度,或引用名言。一般人對於一些較出名的人物所說的話,通常覺得比較有道理,也會較有信心及印象深刻。這也是大部份現代語言人類的通病,及問題所在,這種崇拜名牌的問題,我將會另作探討。

當然,我必須再一次提醒大家,我所說的「語言人類」,並非只有單純語言文字部份,它還很廣泛的包括各種意「相」,我在其它文章裡已解釋多次,請讀者自行參閱。

以下就是一些古代的知名悟道者,在其言說中所提到過的有關參究﹝又稱靜慮、默觀、修行﹞和「語言」的重要相關性。

  1. 釋迦佛曰:「我49年“說”法,未曾“說著”一“字”」。
  2. 清涼國師:真界玄微,非“言語”所顯。
  3. 慧思禪師偈曰:尋常見說不思議,一“語”標名“言”下當。
  4. 傅大士偈曰:起坐鎮相隨,“語默”同居止,纖毫不相離,如身影相似,欲識佛去處,祇這“語”聲是。
  5. 寶誌禪師偈云:莫除聲色“言語”,“言語”即是大道。
  6. 為山禪師:我“說”的是我的,終不干汝事。
  7. 仁王護國經:心行處滅,“言語道斷”,同真際等法性,我以此相,而觀如來。
  8. 維摩詰經:維摩詰默言,文殊師利頌曰:「善哉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語言”是真入不二法門」。
  9. 慧明問六祖會能曰:「上來密“語”密“意”外,還有密否?」,祖曰:「汝若返照,密在汝邊」。
  10. 曹山本寂禪師:「直饒得八斛四斗,不如當時下得一轉“語”好」。
  11. 永嘉禪師: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
  12. 老子:道可“道”,非常“道”;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
  13. 玄沙宗一大師偈:玄沙遊徑別,時人切須知,三冬陽氣盛,六月降霜時,“有語”非關舌,“無言”切要辭,會我最後句,出世少人知。
  14. 大珠慧海禪師:我所說者“義語非文”,眾生說者“文語非義”,得意者越於“浮言”,悟理者越於“文字”,法通“語言文字”,何向“數句”中求。
  15. 寒山大士: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
  16. 保羅﹝哥林多前書2:4﹞: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燈,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

以上簡單列舉之16個例子,讀者如果有逐一細看,一定會發現怎麼一個說:「言語即是大道」,另一個卻說:「法過語言文字」;而一邊說:「只這語聲是」,另一邊卻又道:「非言語所顯」,這實在令「語言人類」愈看愈迷糊,不知到底是該聽誰的?其實,以上智者們所講的皆同一個真理,只要我們覺醒,便能會其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