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證實了我所說的語言人類

我以語言人類來稱呼當今無明的人類,或許有人會感到不以為然,也懷疑人類與語言之間的關係,是否真如我所說的那麼密切與無遠弗屆?一般人所認定的語言範圍大概只在於人們的交談與文字之間的用語而已。但是我所說的語言,還包括了人類的信念、善惡等分別思考、創造能力、記憶、表現、影音、觸感、味覺、與各種相,等等人類語言軟體系統。由於以上這些和語言之間的密切關係,而構成了人類自我、理想、追求、肯定、否定、成敗等特色。語言人類於語言相裡頭,絲毫不會懷疑自己的無明、不定性,與被指揮、控制的屬性。但在人類的整體語言系統裡,它卻成為成就感的來源。

如果你曾經看過聖經的話,一定知道有一段是描寫耶和華把巴別﹝巴比倫﹞的口音、言語變亂的一回事﹝創世紀十一:六,七,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語言,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這是聖經證實了我所說的語言人類之一。但為什麼語言的重要性和人類之成就有關呢?而且還得勞駕「神」來參一腳「變亂」呢?且同一樣語言為甚麼容易有成就感?

因為語言和文化、科技之間也有著相當密切的關係。人類可以根據各種想像去發明與創造。想像本身即是語言,但發明之後即會產生各種相和名稱,這裡面包括各種軟硬體產品、制度、思想,所以在不斷之革新後,眾多的名相語言更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來。而這些名相、語言、產品、制度,更是大大的影響到語言人類的追求之心、價值觀、苦樂感,就這樣如雪球般的愈滾愈大。這種互為創造、印證、依賴的語言愈陷愈深,愈深愈細,只要一想到什麼,就會設法發明出來。而且愈是普遍化,則影響力也就愈大。

語言人類愈為統一,追求的價值思考在無形中會透過各式各樣的通訊、媒體、文化、國際社區的形成而漸為合一了,所以世界性的價值語言可說正在逐漸走向統一中,人類的成就感也開始有了形成。我們可以輕易的從各種的媒體廣告上看到眾多跨國性的大公司、大明星的消息,地區性貨幣的頻頻統一,銀行及國際性企業的合併,語言人類似乎正朝向想接替神的地位。其實語言人類一開始為了想證明自己的能力,都是一直在朝向這個目標而前進的。

語言人類想創造人,想創造世界,但人與世界其實本已形成。宗教家認為一切皆是神所創造,而我所說的精靈參究,則將它歸於實相,一個巨大自然的能量的本我。「神」這個語言文字,並非不好,而是它已經被千百年來的語言變化,由語言人類將它語言化、複雜化、與名相化,而變得不易單純、了解、感受,反而變成更遙遠的了。神與實相其實就在我們的身邊,朝夕與我們共處。我們的身體就是這個世界,身體和萬物的變化就很接近實相。而語言相卻是不定的、人工的,由變亂而漸成假性統一。但假統一之後的成就感卻造成語言人類的自我放大、僵化,並被惡人所控制,反而失去了成就感。就像聖經裡所說,當初示拿地的人,他們作磚、石頭、灰泥來造一個通天城塔,來傳揚他們的名﹝創世紀十一:四,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今日的人類,有很多人一定也會這麼想,這樣做有什麼不好?其實問題的重點是,語言人類因為迷信自己的偉大成就,而心靈反而變得更僵化了。所以我們只看到了摩天大樓與摩天大樓間的比高,公司與公司間規模的併吞、擴大,各種國防武器的競賽與展示等,但是人類的自然愛心呢?

統一的語言相本身,就是僵化。就如尚未明心見性之前的人,執著有、執著空,或是執著某些信念一樣,變成狂熱、異端、迷信,所以反而易被有心人所操控。正如古代的專制帝權,這樣的專制情形,將來恐怕仍會出現在人類的文化、經濟、生活、思考、價值觀,及各種層面上。人人就像跟著熱門音樂、偶像級巨星,跳舞唱歌般使勁搖擺,身陷於其中而渾然不自知。人類的危機已漸漸浮現,因為統一正需要透過各種巧妙的語言來粉飾,而貪婪及破壞卻在慢慢的擴大。幸運的是,現今仍然有大部份善良的人散佈在世上的各角落裡,在默默的工作著,所以我們雖然不需要太過於悲觀,但也不容太過樂觀,因為任何由人工所創造出之事物,總是會同時有利弊之產生,端視人類自己如何去應用,及趨吉避凶而已。

語言人類一開始就是由無明走向不歸路,似乎也已被定型,如果我說人類將來還會經歷神再一次的變亂語言,這樣一來,似乎宗教末世的味道太強了。但如果我們把這個大自然當成偉大實相、神的一部份的話,這樣大概就比較容易被理解了。也就是說如果人類仍然執迷不悟,一味的想從對大自然的破壞,去獲得某些自以為是的利益或成就的話﹝這包括改變或破壞整個環境及生命、動植物的自然慣性原則、平衡﹞,屆時,大自然的反撲威力將是十分驚人,及毫不留情的。例如大地震、颶風、大水災、大火災、生物病變、滅種、抵抗力減弱、細菌猖狂及生物鏈的失序等天災人禍。到時候,人們恐怕將會生活在痛苦和恐懼裡,想求回到人類原來的幸福自然,卻不容易。

或許我們無力改變整個世界,但是我們卻可以透過參究,去打破自己的無明,弄清楚自己到底是誰?尤其是對於一個對生死問題充滿懷疑,及當各種眼前之科學及宗教皆不能滿足自己的需求,而想追求真正的真理、道、覺醒,或原始的宗教心者來說,各種正確的參究和默觀等,都是一種見實相,解開語言精靈軟體的桎梏、獲得真正自由解脫和快樂之道。

古人參意時,常參的一句話頭:「萬法歸一,一歸何處?」,這仍然是今天參究者應認真去思考的。而最後示拿地巴別塔的人下場如何?當然是被分散了﹝創世紀十一:八,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裡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我們可回溯歷史看看,人類是不是經常都在重覆的上演一些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