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本來大能

當你突然往前方看去的當時,你看到了什麼?如果你想說什麼,這時你已經進入念頭了。就是這個接二連三的念頭讓我們產生煩惱、比較、分別、矛盾的。而念頭的比較也是語言人類很通常的現象,那是一種長久以來的習氣,語言人類已經根深柢固的錯認為若沒有了這些比較心,則人類就無法再進步,也就失去生命的意義了。但有趣的卻是,成功與失敗、生與死、善與惡等,從社會體制、價值直接影響了語言人類的思想、觀念,包括人與我的分別亦是一樣。所以一個人如果面臨死亡,他可能會出現某些念頭:如死後要去那裡?還有那些事情尚未做等等,而這幾個字就是語言人類過去經驗的比較心的第二念。

但真正的本性是什麼呢?驀直看去吧!在思考說話之前,非刻意做作想像,實相和你腦筋裡的思考、比較是有一大段距離的,它和生死、成敗這些字眼都無關,但這些字眼卻緊緊的抓住著我們語言人類的世界,行動的心,使我們經常會陷入深度煩惱、期待、痛苦之中,當然它也偶而會激起人類的優越、得意及成就感、幸福感。你覺得奇怪嗎?為什麼同樣都是它呢?我稱呼它為語言精靈。

如果我們對自己終將從這個世界消失而感到恐懼,也擔心自己的參究工作可能不會成功,別擔心!這語言精靈的比較心是人人皆有的,但切莫將上面這句話當答案。

語言相存於語言人類的世界,遍及各角落,沒有自性,不會因為我們暫時的消失於這個地球上而有所減損。我們這個擔憂自己是否會從這個世上消失或死亡的心,正是語言精靈相的作用,也就是這個軟體系統。所以這個語言精靈那會這麼簡單就消失?但在這裡,我們所要參究的是,在這個語言精靈背後的那股大能量,如果能經過這個第一念之前,深入或專注的去觀察,我們將發現在這中間其實只是能量。當參究者和他所觀察的對象一起消融時,在那裡面只有純能量。。因此參究者可進而瞭解到當一個人在大喜和大悲之間,其實並沒有什麼差別,在裡面所消耗的能量都是一樣的,但是身心上的分別卻是不同。大喜和大悲時的情緒當然不同,任誰都不可能例外,但我們只要照見到這個大能量的不二平等性就夠了。在內心深處將會見到這個真正人類的安全處所,它將會對參究者以後在生活、處世的態度有所改變,對各種事物的執著也將會減低。

如果參究者仍不能完全懂得這平等不二的真理,雖沒有全面觀照到生命的自然實相,但也仍然會有某種程度的解脫。只要你相信,這個本源的大能量實相正照顧著你、我,祂並非我們用腦筋思考可形容得出來的,祂正照顧著我們,在每一個時間、空間、地方、角落,可說無所不至也無微不至。因此不要對生命裡所經歷的各種大風大浪,和險惡的處境而失去信心。我們都是屬於實相的一部份,隨時可以重新再開始,亦永遠存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