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相非想像

我在文章裡所說的真主、上帝、如來、神、大能量等皆同指一個實相,雖然只是一個代名詞,無形無狀,但也充滿各處,真實不虛。而一部份人所想像中的真主、上帝、神、如來卻是有一些象徵,或如人類一樣俱有喜怒愛惡等性格或者遠在天邊,與人類有很大距離、分隔、不可捉摸,高高在上或俱天威、有處罰、施恩功能等,這就是一般傳統宗教信仰,也是我所說語言精靈的功能﹝又稱人類見聞覺知、信念、信仰、心性、知見、意念、分別心等等﹞。

人類因為執著於分別心、見聞覺知等信念為自我,所以我稱之為語言人類。因為這些心性無有自性,亦無常,語言人類經常會陷於煩惱、痛苦之中。因期待常落空,快樂不恆久,又有失敗的壓力,老來病痛、甚至是死亡威脅等。

而傳統宗教建立於信仰,依賴精神寄託,這完全是語言人類於本身軟體結構,自然發展出來的需要。這與人類的期待心、比較心完全一致,屬於一種互補的對治需求。宗教的發展仍視人類因時、因地的需求、文化背景及其互動而消長。故傳統的信仰與人類語言精靈的「見聞覺知」、「信念」是同質的。而語言人類的信仰,還包括其它如金錢、兩性、價值、家庭、國家、生活、科技等各種知識、傳統的觀念,這些皆是語言人類的“心”,也是語言人類世界的境界所統合之下的產物,它們並不是一成不變的。但這些心、境界相,與語言相卻與人人的自我緊密的連接在一起,人類因有了這些“相”,心靈即停滯不前了。對這個“相”若愈執著的話,則對心靈上所造成僵化的程度將會愈深,愈難開放。

語言人類心靈的解脫、煩惱等問題,幾乎都是從以上這些信仰尋求解決。可說每一種信仰皆有其專家,各以不同的權威、身份來負責做修補語言人類各種相上的問題。這些專家們並從事語言人類的軟、硬體心靈與物質上的發展、建立、發明等工作。語言人類就這樣的在不知不覺中,愈來愈依賴各種信仰、相上過著或許穩定、矛盾、追求、期待、成就、失敗、人我等分別相對的語言相人生。很少有人願意去認識這生命的原貌,由語言人類回歸人類的本來自由、快樂的風光,由參究而照會到這個與真正的自己不二的大能,一個永恆的能量。

 因為由參究所認識的這個大能、上帝、如來、真主、神是語言人類這個見聞覺知、信念、分別的自我照見,他超脫「見聞覺知」、「信念」等語言相分別。而這個分別、信仰、思想背後的大能量實相,也非人類腦筋思考分別、見聞覺知所能想像、定義,雖然無形無狀,但卻不可思議。這個本心大能實相,也是所有悟道者們所一再強調、教誨的真諦,因此,不管它擁有再多尊貴的各種如神、真主、如來、上帝等名稱,參究者不能只光拾取這些名稱,而丟棄其背後那不二、平等的能量、偉大實相。反之,參究者也不能只執著這不二、平等的實相,而忽略事實名相的存在,應隨時保持警醒的心,並應尊重人類的不同知識、習俗、價值觀,及其種種存在事實的語言相。
 

所以,我所稱呼的實相,不在語言表相和想像上,而在身心的骨髓裡,實相是永恆的,想像是不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