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法和一般傳教不同

有人透過朋友告訴我,說我所講的覺醒法太深奧,不容易懂,是否可請我說簡單一點的。其實即使方法再怎麼簡單,總不可能只憑幾句話或一篇文章,參究者就可以會意開悟了。「實相」或「自性」並不是容易用人類有限的語言所形容得出的,而且真正的覺醒法和一般傳教、競選等找尋群眾為基礎的社會方法是不相同的。

一般傳教者必須有明顯的立場和教條來做基礎,而競選國會議員也需要一個吸引人和生動的政見及主張才可以。這些皆是基於由人類的腦筋裡找出最簡單、感興趣的主題語言,然後讓人產生欣然同意及共同歸屬感。讓一些聽眾很快產生:我對你所說的話感覺同意、好感,或產生感動、共鳴,我聽懂了你的意思,我決定要支持你。結果呢?或許你一時間感到非常爽快,但是從裡面你的智慧並不會因此而增加多少。大多數的人類喜歡在原處等待別人替他說出他們自己心中所喜歡、認同的話。所以只要想有所作為,或想從事政治或各種群眾之靈魂角色的人,都很會利用這些方法來吸引及帶動群眾,及懂得順勢而為,且自己也深深著迷於這些從外面而來的肯定中。

但是從事心靈的參究是不一樣的,參究者需要自己來。這裡面完全是對自心的深入研究,靠自己去打破無明、疑惑,而不是由一個人或一本書來告訴你該怎麼辦,或給你一個答案。那是一般人的思想、信仰模式。況且輕易得到的答案,或一時的認同、信仰,皆很容易再度改變及產生矛盾,因此正確的參究心態及方法相當的重要。

參究的訓練並非一加一等於二的固定公式,也非告訴你答案就是二,然後讓你去尋找是一加一等於二,或提供一個標準樣板,讓參究者去模仿、拷貝。其實難易之間,完全在於參究者是否肯下功夫、疑情,肯用心返聞、思考,這只是信心、興趣及自己是否已準備好了的問題而已。

在實相上談論、著墨太多,或是一些執著於信念或宗教者常說實相如何,或真理的答案,這都是古今之悟道者所不取的行為。而且還會徒增修行人、參究者的知識障、斷滅相、執著及無明而已。所以參究者自己也應搞清楚,到底是要打破無明,走向解脫、覺醒,還是只要抓個信條、格言、名相,終身依賴就好?這是初發心的路線問題。而我所說的精靈參究法,只是目標前面的暫時路線索引,我不希望這個索引被當成目標或執著信念,那將只會徒增不必要的爭辯與誤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