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觀的是什麼?

當參究者在做各種「相」的觀想 ﹝如符號、畫像、光芒、聲音、色彩等等 ﹞互動關係之時,應同時反問:觀者是誰?也就是這個能觀的是什麼?這個觀者與被觀者的相有差別嗎?世間種種語言、念相、動作是否也是如此?而「自我」又到底在那裡?無我的覺照能生起嗎?圓滿、平等、不二的覺照是什麼?凡想要有所作為、模仿、及想要變成什麼的心,能離開「自我」嗎?若能將心徹底放下,則無我的大樂就能立刻現前,真正的智慧亦必然產生。這並不同於語言人類的知識腦筋﹝知見﹞,而是自然的平等覺觀,天衣無縫的智慧,沒有矛盾、顛倒的自性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