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參究的過程

「見聞覺知」就是人類的軟體活動架購,也是各種意念、思想、覺受、分別、與知識經驗的積聚和運作,而運作者與意念的配合形成人類的語言精靈。語言精靈和人類互為表裡,在運作上並無內外之差別,這也是「心」的作用。參究者在從事觀察心地的過程裡,會覺察到參究者即是觀察者,而被參究的心地﹝即語言精靈,或說見聞覺知、信念、分別心、意念、六根、境界等名稱﹞即是被觀察者。

當參究者對心地的用功使用返照、返聞的方式,而不動用見聞覺知,分別意念去看那個被觀察的心念時,即會發現:原來這個被觀察的心念,離不開過去之種種經驗,這些外來的經驗即是我們的見聞覺知。而在長期的觀察心地時,會因突然的動靜交接,促使參究者的觀察者與被觀察者合而為一,而產生前後無路的覺受。但是在運作中,仍然有一個朦朧之「我」念在運作。對於這個我念,如果參究者未能識破其本無自性,而仍然想用腦筋思考去分別「無我」,或否定「我」的話,則仍然還在一般以見聞覺知作主的階段。參究者仍然以所「見」、所「知」為答案、信念,這仍是在「無明」裡,仍有相對的煩惱存在。
 
唯有有自知之明的真正覺醒,自心的真正相信「無我」,才能進入第二個階段。在這個階段裡參究者將以寂靜、敏銳的心靈,與這個宇宙本我的大能量會面,就像是浴火重生的鳳凰一樣。但人類由於長久以來所薰染的各種習氣不易除遣,若是理路尚未能真正照破的話,在此時參究者仍然會以語言精靈的見聞覺知為信念。由於「自我」意識的強烈,使參究者誤認「信念」、「想像」的「假性突破」為真正的解脫,這時的參究者仍處於身、心靈的語言精靈範圍裡,並未真正徹悟,而只是對空、無的形成較能發揮見解而已。
參究者若真正能照見這個內外、心底的深處的自我,能完全會到這個宇宙的大能量、實相,在大能實相的前面折服的話,至此,以見聞覺知作主的自我及語言精靈,才會真正退居次等狀態。這時的心地如處虛空、如朗月臨空、如日在青天、如明鏡照物,如水映月。雖這仍然是屬「虛無」的運作,但此時「能量」的收合,已使身心不再浪費能量,不再盲目的依賴神識、腦筋的見聞覺知,不再為外境所執著、煩惱,而常處於「恩寵」之狀態。若能真正達到這個階段,則行者即可運用這覺醒的能量,進入第三階段的大自在訓練階段。
 
所以整個參究之過程,端視參究者的理路是否正確,如果參究者的宗教意識、社會意識、主觀意識、急功著相或想像、模仿、自我放大、設限、分別、或攻擊力太強的話,皆會在第二個階段的中程,變成障礙,促使參究者得到某些證、得、果、智、通、知、見、悲、愛、神靈充滿等現象,自以為已足夠,而中止下來,並以極強烈的神識、信念欲加諸以世人。雖然這仍然是相對煩惱的人類現象,居於語言精靈的運作範圍,但究因人類的長期、內外環境的習氣薰習,及自我架構的根深柢固,故非常不易在第二階段有所進展。況且大部份的參究者在第一階段的參究時,會因崇信某些既有的經驗、信念,就像是蒼蠅緊緊的吸在蜜糖上一樣,只是不停的加強知識信念,從事智力分別的累積而已,所以很難從事真正的參究。
 
總之,健康的身體,敏銳柔軟的心靈,良好的參究環境,正確的參究方法、加上興趣、疑情與信心將是參究者在覺醒路上成就的極佳助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