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究方法最終只有一個

參究的方式,自古以來就有各種不同的說法,亦有人形容它有八萬四千種方法之多,但是在我看起來,我認為以「萬法歸一」這四個字來形容將更為貼切。我的意思是,雖然參究的方法有那麼多種,但其最終還是歸於一種而已。為什麼呢?參究的路線,自古以來皆因指導者的各人創意、風格,與個性的不同,所教導的方式也各有所差別。但是經過時間久遠的流傳下來,有些教法經過後人的斷章取義,加油添醋,及特殊包裝之後,可說是早已走樣,若再經過一代代的所謂「傳承」下來,其內容、精神是否還能保持原來的本意實令人懷疑。

在這裡我可舉個例子做參考:我曾經在與一些人談法時,其中有人因不甚明白而提出問題,在我尚未開口回答之前,在座中立刻有人搶著替我回答問題。他告訴發問者,我的意思是什麼、什麼,他的回答幾乎都是他自己的意見,可說與我的本意相差甚遠,像這種類似的事件,想必很多人都有機會經歷過。這種口述的事情連當事者在場都會被錯解了,更何況千百年後之事?因此參究者實應注意,不要太過於執著在文字、語言相上。

雖然有人說過,修行的方法有八萬四千種之多,但總歸都是訓練方法,而非實相真理本身,故真理只有一個,而非八萬四千個。且這個真理不受限於古今、派系、傳承、地點、思想、宗教、身份、人物等。

自古以來發明真理的人,雖然從外面種種獲得智慧的泉源,但最終仍須與自己身心去一起觀照、體會,在心上用功,才能對自己無明的打破有所助益。否則,外來的種種資訊,雖經自己腦筋繞過,最終仍會歸於外來境界語言相,當煩惱、境界一來時,仍然不敵。這是現今很多參究者的共同習氣,若單只從分析、比較、邏輯、思考中去處理心靈問題,則又與現代的電腦何異?雖然我們能滔滔不絕的說出古今各種修行派系之風格、見解與其對種種名相的解釋,對古人的思想或加以批判,或想辦法取得令人尊崇的頭銜來彰顯個人的與眾不同,有些人更以能系出名門或能輕易背誦出古人之經論而自豪。其實這些別人的東西又與個人之無明煩惱有何關係呢?執著太多的名相反而徒增煩惱、愈陷愈深罷了。韶光易逝,待老來體弱髮蒼,無力參究,痛丟初發心,情何以堪!

對於一個真正想要參究的人,實應小心謹慎不能迷失於表面奪人眩目的外相、群眾、聲色與名利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