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究應落實在快樂生活上

我覺得非常可惜的一件事就是,在不少想尋找真正解脫,發現生命實相的人之中,有些人甚至不惜放棄了家庭與事業,但是卻又浪費了大半的生命在宗教的儀軌、戒條,及唱誦上。他們所講的話喜歡圍繞在神恩、感應、輪迴、業障、未知的世界裡,或是守著經文裡的道理不放,或遊走於明師之間,或迷失於徒弟與學生的奉承及圍繞,幾乎忘掉了自己的初發心。也有的就只反覆唸著一句名號,心中卻沒有去探討及反聞的疑情。

對一個參究者來說,若沒有了疑情,就等於沒有了發明心地的能量。因此到底只是要當個宗教裡的神職人員、信徒,或是要當一個解開生命實相的參究者,最好能一開始就弄清楚自己的需要。若是選擇當神職人員或信徒的話,在各個宗教裡早已有自己的法規,這並不是我要談的主題。但若是想要修行參究,那就不應忘記釋迦佛當初在追尋生命實相的參究上,所花費的心血。這一段求道經過的故事經常被提起,卻也經常被忽略,真是「神奇」!

佛陀在涅槃前的啟示裡,告訴研究他的道理的人要去探討、深思﹝聞、思、修﹞,尤其是「思」更為重要。他也曾經說過,他所說的法就像「指著月亮的手指頭」一樣,月亮代表他所發現,無法解釋的真理,而手指頭則代表他所說的一切法。但是今天的社會裡,當有人在靜處認真參究時,卻常會被某些有心人不以為然的私下或公然批評,理由是:那是自私自利的獨修,不符合服務社會及人群的精神。不過那些人可能不知道,或忘記了釋迦佛曾經說過的一句話:「我不相信一個已被繩子綁住的人,能夠幫助別人解開繩索」。耶穌基督也說過:「盲人豈能領盲人?兩個人不是都要掉在坑裡麼?」。這就像一個不懂游泳的人,如何能跳下水去救人?如果他仍沒有發現生命的最究竟實相這個永恆的大真理的話,其所說的也只不過都是別人的東西罷了。

我常講,一個在靜處獨修的人,就像在實驗室裡守著儀器作各種研究的科學家一樣,他需要耐力、信心和冷靜。如果他仍然需與一般人般的不停攀緣,或仍熱衷於政治、社團、名利等等的話,他的實驗室一定會蒙上一層厚厚的灰塵,這樣一來,我想他一輩子裡將很難對自己所想研究的事物有所成就的。果真如此,他又要以什麼品質來指導學生,及忠告人類呢?不管如何,人各有志。因此就像一個在實驗室裡的科學家一樣,一個忙著參究生命實相者,其不也正代表一種心靈科學家或一個個人工作者的身份嗎?

當然從事參究的人,若能事先準備好一定程度的生活及心理之所需,及替自己營造一個適合的環境是很重要的。一般的上班族亦可等下班後自己利用時間從事參究。只要日常生活、家庭裡有這個環境、條件,則也可算是理想的場所了。而條件是要靠個人去創造的,一般來說,在家參究,有時會比在外面群眾聚集處更理想、單純。因為現在有部份所謂的「道場」其實已經被染得相當的世俗化、社會化了。它可能是想有所作為的地方,是加強信仰、團隊力量及深入人群的處所,但卻非理想的參究處、打破心內無明的好地方。當然這還是要靠參究者的本身智慧去做觀察、判斷與抉擇,因為這個仍與參究者的根器、習氣與緣份有很大的關係。雖然好的道場及老師還是不在少數,但也只有好的機緣才能遇得到。參究時也不能太一成不變,只要心中能有定見,不人云亦云,不落入俗套,不封閉,不壓抑,也不急功著相,凡事隨份隨力,處事圓融,化繁為簡,則這些都是方便可行的。

我所說的參究方法,這個「語言精靈軟體」的發現,是我自己所創見的。我花了近十年的時間去進一步思考、整理,其間大部份的時間,不是靜坐、閉關,即是面對著大自然沉思。我集中精神,細心的去觀照所發現的,我希望能從一個全新、現代的角度去解釋這個新發現,而非只是古人言論的再製,或陷入於宗教的狹窄範圍裡。因此我不願只是根據經書或古人的言論,大量引用別人及書上所說之理論去加以分析討論,而不管自己是否真正走過那條路,真正體會到那些修行經驗。我的參究方法是走實際路線,並發現真理,而並非只是氣氛、感受、理論、腦筋的想像,它的最終結果必須落實在快樂的生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