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小偷與法官的心靈和外在世界

人類本身可說就是一種信仰、信念的動物。為什麼呢?因為人類所要表現的每一個動作,皆來自於他自己的心,他的念頭、過去經驗,也就是人類的最主要構成軟體─語言精靈的形式化、人類化。

每一個語言精靈雖然經不斷的在統合與變化中,但皆代表一個信仰、信念、一個自我,有實在感受的我,若從本體的角度勉強來看,都是平等的,並沒有區分那一個好,那一個壞。但是若由現實語言人類角度來看,他則會根據習慣,及當時的價值觀、期待、個性傾向、社會背景等等,來判斷一件事情的好壞善惡,因而產生了後悔、痛苦、得失、喜樂,與悲傷、憤怒等連貫性的語言精靈出現。

這些語言精靈,每一個都代表信仰、信念,不管其發生的前後,及所發生的時間長短,或他的新與舊。他可能是同一個語言,但意義卻不一樣。他也可能是同一種意義,但在語言上卻又有所不同。因此,只要有衡量比較,就一定會有差別,只要有差別,就沒有一定的結果。他經常被改變、統合,故並沒有一定的特性及定義。只要你那個最明顯、最強烈的語言精靈沒有被降服,則他就將一直會是你的主人。他與你一直很接近,只是不容易被發現而已。但是當你真想找他時,他早已溜掉了。其實他也並沒有真正跑掉,而只是很快的換上另一種新面目出現而已。

我們可舉個簡單的例子來做譬喻:就像警察在捉小偷時,這個小偷突然搖身一變,變成警察的模樣,當你正要分辨他們之中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小偷時,法官就出現了。真正讓你最難辨識出的就是最初那一個,他讓你難以捕捉。但是一般人還是常在警察、小偷與法官三者之間陪著玩遊戲。他們還是以本能為這些語言相下定義,把所看到、聽到、體會、覺受得到的種種名相等語言精靈當做是答案,這就是語言人類的心靈和外在世界。語言人類喜歡在這些語言相裡生活,過著一定「範圍內」的日子。就像尚未出胎的嬰兒,置身於母親溫暖和舒適的子宮裡一樣的假象安全感。雖然語言人類也時常會有種種創見及新點子,但卻仍離不開妄想執著、一個固定式的無明範圍。並會在自己和自他之間,由語言相的各種軟、硬體中互相編織、支援或對抗,構成了一個難以出脫的語言人類人生大夢。而負責這套系統之維修、發明、升級、加強的各式各樣人物,幾乎都是眾人所依賴、追捧、崇拜的語言人類之加油站、修理中心。而語言人類則很自然的會定期、定點向這些中心報到,就像鬆動的螺絲,需要轉緊及加點潤滑劑,或像汽車需要定期保養,又像是一個無法自拔的吸毒者,但卻總是餵不飽這些語言人類空虛的心靈。由於錯認了那個不定性的語言人類為主人,故常處於煩惱與不安定中而不自知,或自以為明白、知道,但卻仍無法得到真正的解脫。有的人雖有堅固的信仰,但仍然禁不起新科技、思想,以及種種現實生活上的衝擊。

我說過,每一個語言都是一個信仰、信念,也是一個自我。經過不斷的努力統合之後,各種新的知識、經驗、分別,將會一再的出現。因此,將來有可能發生的是,只要是最新的醫療、生化、科技等有巨大的突破及發明時,人類的傳統宗教信仰,勢必會面臨一個很大的挑戰。

我這裡面所提到的「信仰」,其實還包括了各種思想、主義、觀念、宗教、哲學,與人生觀、科技觀等,這些都是屬於語言精靈的一部份。他們仍可細分再細分,甚至於連對「金錢」、「名利」與「權勢」等的追逐,也算在內。在新的時代裡當然還會有更多新的信仰會出現,包括能量、科學、性、運動、影歌星、資訊、強壯的體格、暴力、流行與喜好等都將會成為信仰的一部份。

大家都知道含有神性部份的我們稱之為宗教信仰。但人類因為科技的一再不斷突破,加上對權勢,名利、金錢、知識,及大眾傳播的擁有,有些人可說已將自己定位於「神」的位置了。雖然我們在大能量的實相的面前其實仍是非常的有限、脆弱與渺小的,但是在日新月異的語言精靈的一再壯大之下,有些人們似乎已忽略了自己的有限性和無常、短暫性,而以為自己就是神﹝認為自己可呼風喚雨已幾乎無所不能﹞。但是一旦身體漸漸衰弱了,或名利、權勢已失時,或是當遭遇到種種不如意的事情、無常及災難的打擊後,另一組衰弱的負面語言精靈﹝如失敗、挫折感、憤怒、無力感、絕望等﹞就跟著出現了。在歷史上,有不少知名人物、帝國王朝的浮沈錄都是我們的一面鏡子。

我們實應在這個大能實相之前學習謙卑。每個語言精靈的出現只不過是一剎那而已,每一個一剎那的念相就是代表一個自我,而在自我後面這個平等的大能量,卻是無限、無生、無死的。但除非我們透過參究去照見到它,而認識了無我的真理,否則,可能一輩子裡都仍然需困在語言精靈的顛倒,及煩惱、妄想裡,無法真正體會到這個來自大能的寵愛。

其實,每一個人本來就都是這個大能的一部份,也早已獲得寵愛、圓滿和實現。卻只因為語言精靈的自我執著、妄想,而變成破碎、矛盾與無力。所以為什麼我們不能試著縮小這個已不斷膨脹的自我,讓人類回歸到一個更美好、祥和的世界。讓鳥聲、樹林、花朵、乾淨的河流及青山重現,讓土壤再度肥沃起來,讓戰爭在人間消失,讓全人類能免於饑餓、鬥爭、恐懼,讓真正的平等世界能出現。這些並非全然是夢想,只要人們能節制好那些「自我」太強的語言精靈,及負面性的語言精靈﹝如侵略、戰爭,與暴力、過度貪婪﹞,並多鼓勵與他人之間的尊重、關懷與愛心。我們不能一直寄望美夢在未知的天堂,天堂應建立與落實在眼前,並且可立即受用才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