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暗中的擺佈者?

語言與意念乃是同一體,又可稱為「心」。在一群人裡面,你可聽到各種不同的意念語言群。但基本上,在這些層出不窮的念頭裡,有一個集中處,那就是被人類以每個人身體為認同分別點。不同的人身代表不同的語言群,以個人人身的利益及其好惡、過去的經驗、期待、目的,做為互相之間的交流。

每個人基本上之見解,都是以其自我較為明顯而執著的過去經驗,為向所面對之各種人事物的境界檢查及判斷點,一般人只能在對方身上聽到或看到,與自我一方預先的經驗較為符合的語言,故可說其實並不能十分了解對方真正的感受與需求。就像如果有一隻鳥,飛入我們的室內,我們所有的電器、家具,及各種裝飾品,在牠的眼裡,可說是完全起不了作用,但是對擺在桌子上的麵包,如果牠曾經被人類餵食過類似的食物的話,就會知道那是可以吃的。這就是為什麼各種動物,只關心自己過去經驗、習性範圍內的事情。但是人類卻更進一步,因為語言有其輕重感受之分別。如對「愛、恨」,「得、失」,「甜、鹹」,「成、敗」,「美、醜」,「善、惡」等等語言字眼,所聽到時的各種感受,可說大部份會與自己先前的經驗感受為主。從語言人類的角度嚴格說來,每一種覺受都不會一樣,由於每個人皆各有其不同背景的過去經驗,因此在雙方談論一件事情時,皆少有完全相同的感受。雖然他們所看到的、聽到的都可能是同一件事情。

由此可見每一個人,其實都是活在其自我過去之經驗感受裡,而對於這個感受,每個人皆有其階段性不同時間的語言定義。有時對同一件事情的感受,也會因不同的時間、地點,而產生不同的語言定義。

例如對於寒冷感受的忍耐力,當一個住在熱帶,或亞熱帶地區的人,在移居到寒帶國家住時,剛開始可能會非常的不能適應,但過幾年後又會產生不同程度的適應力,那時可能對於寒冷感受又不一樣了。相同的,當這個人多年後,回到自己的國家探親時,有可能對那裡的炎熱天氣,再度產生適應問題了。

個人主義愈發達,以人的身體為分離的群體語言﹝一個身體代表一群的語言精靈人﹞,會更加強個人身體的過去經驗的每個念頭。由身體與身體間的各自加強、疏離,更產生人與人﹝語言與語言﹞自我的矛盾,更與他人的身體語言群產生更大的分離矛盾。故人與人之間的處理上會更困難,互相不信賴的程度亦會更強。這種情形在面對自我及內心時,也有可能會發生同樣的煩惱與困擾。

或許你會說,身體自有其需求,不能單從語言、念頭來看。但是,你可知道信念對你的影響有多大?若不透過深度的參究,你可能無法真正體會到這個屬於語言精靈軟體的信念,是如何無所不在的操控著人們的一生呢?雖然,身體確有其原始需求,任何動物皆是如此。但人類們除單純需求之外,難道沒有更多來自於過去經驗的分別需求、期待,或期待落空時的煩惱?而這些又是來自那裡?

我簡單舉以下兩個例子來引用:其一,就是當我們在進餐時,有時雖然覺得肚子已飽了,但當面對那一道自己特別喜愛的菜餚時,仍會忍不住多吃個兩口,結果不小心吃太飽了,卻又感到不太舒服。問題是,到底這感覺不舒服的是誰?是誰想再多吃一些的?肚子餓了想要吃東西,那是原始需求,是由身體直接下的指令。但是那個想要多吃一點的念頭,則是語言人類的貪念,因為身體已經不需要這多吃的這一部份,故一旦超出它的負荷範圍,它即會感到不舒服了。所以這個最後吃太飽的部分,應算是腦筋想要吃的,也就是俗語所說的「嘴飽眼睛餓」啊!其二,譬如你應邀參加一個重要派對,首先,在出門之前,你可能會為到底該穿什麼樣的衣服較適當而猶豫不決。在派對中你或許因表現傑出或深得人緣而志得意滿;也可能因對自己的儀表、舉止不滿意,或因故受到冷落而覺得渾身不自在。或許有些人的言談舉止,令你看不慣,甚而心生厭惡。當回到家後你可能還再回味剛才自己的表現、談論內容,而感到滿意或懊惱不已等等情緒反應。這些其實都是你的過去經驗語言精靈在說話啊!因為絕大部份的人最關心的還是他的自我或是思想的需求,就像你最終還是最在意自己的種種表現看法。但是我所要參究者觀照的,並非膚淺的只是去了解這些道理而已。你應去注意這起分別、比較的念頭來自何處?它與你的關係有多深?而誰是這暗中的擺佈者?

以前曾經有個修行者,在跟隨老師幾年之後,認為自己已經悟道了,所以就自行離開,在某處開始講解釋迦佛的經典。他的老師知道這件事後,派其他的學生將他帶回來,並在桌子上放置七個茶杯,逐一在每個杯子上倒水,直到杯子水滿了。他問這個學生:「你知道我這麼做的意思嗎?」,學生回答:「不知道」,這時老師很生氣的對他說:「你連我的意思都不知道了,又如何能了解釋迦佛的法,而且還能解釋給別人聽呢?」,這個學生很慚愧,於是再度留在老師身邊,繼續學習參究,直到真正開悟。

從以上這則小故事裡,我們是否得到了什麼啟示?有沒有體會出呢?我們常會用自己的分別知見,以自己為中心點去了解或安排別人,而這是不是很困難,及差距太大呢?但是悟道者之間是互相了解的,故有所謂覺者們都是「同一個鼻孔出氣」。他們到底又見到了那一個相同處,而有相同的見解呢?其實,這相同的基礎,古人又稱為「體」、「理」、「本心」、「自性」、「佛性」與「實相」等名稱,這皆是人人本有,而生命本來是圓滿的,但卻被這個自我的語言精靈打碎了,所以語言人類就是活在這個不圓滿的碎片裡。而這些碎片就是人類思想、知見、知識心的語言精靈軟體系統,它確實易碎,但它卻又擺佈了幾千年來人類的生活、喜怒哀樂、成敗。只有微乎其微的人發覺,因而獲得解脫自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