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人類的兩種屬性

語言人類的構成因素,若依其執著性來說,大至可分為兩種:第一種在此暫稱為A。是屬於橫面的知識、理性、經驗、資訊、念頭聯想的法執,這是屬於語言人類知識心的範圍。第二種則暫稱之為B。是屬於縱面的自我身體習性之情感執著,也可稱為我執。

第A種是屬於腦筋的外來知識、經驗的心。在平常之情況下,此心是屬於幻想、分析、比較、創造力、政治力、公關力等。

第B種是依賴於對身體本身及過去之習性的敏感度,如感受、習氣、攻擊力、個性、疾病,潛力、免疫力,及對刺激物的原始興趣等等。

而A與B的組合即是語言人類之形成的不可分開之結構。A是當今用來溝通、運作、思維的成長自我;B則是屬原始的自我。這兩者很不易分辨。在參究法來看,A是屬所觀察的境界﹝又稱為色、相,及被觀察者﹞;B則是屬於能觀的我﹝又可稱為心及觀察者﹞。若從參究法上來說,由於語言人類尚未打破無明,因此仍然是處於一個處處相對的世界,亦可稱為無明世界。處於無明世界的我們,一個無明者、平常的凡夫,若對參究有興趣,想打破無明,獲得真正的自由,則擁有一個正常的A+B的語言精靈系統,是參究者走上覺醒之道的橋樑,也是越過無明大河的渡船。

由於A系統所扮演之成長重要角色,而掩蓋了屬於原始人類的B系統,亦由於A系統的廣泛渲染,已經實質的影響到當今人類的各種作為,故可說這是語言人類的主要結構。語言精靈系統在人間的廣泛渲染,已經實質的影響到古今人類的各種作為,故可說是語言人類的主要結構。但是B系統也並非從事參究的最後目標,很多靈修工作者,強調返回人類的原始生活,強調脫離文明,也是有些偏激。因為從語言人類的角度來說,B系統的被觀察者也就是包括所有思想、信念、知識、相的比較分別心。所以被觀察者就是來自外來的境界的自己,觀察者就是輔助性質的副系統的自己。屬於B系統的觀察者與A系統有其不可分的重疊性。但我們不能因此就說A+B系統,或個別AB系統就是實相。但是實相也離不開AB系統。所以不能捨AB系統求實相,亦不能住實相分別AB系統。

參究者若是A與B的性格太過強烈的話,會常自處於事事執著中,而又無法自我覺察到。因此容易耗費太多的心力於社會、名利、現實、科技、人群、政治、知識、法術與神鬼之上。會因依賴語言信念系統太深,而不適合立即進行心靈上的參究工作。通常這類人需先從多靜坐,自我返思,行善與贊歎護持醒覺的六度萬行,及多接近大自然,讓心靈更加柔和,並改善自己周遭的環境,則個人之法執與我執皆會減少,將更利於接下來之正信修行。﹝若有緣能透過善知識的帶領,則將可少走很多的冤枉路。﹞這類的參究者在悟後的感受將會很深刻,是相當值得的。所以開悟與個人的身份、職業、IQ、EQ、聰明,及反應的快慢,是全然無關的,但與0Q零智慧卻有絕對密切的關係。

而對A與B這兩項天性執著感較低的人,則可直接參究,較容易打破無明,然而悟後的感受則不會太深刻。另外有一種天生就不易提起疑情的人,若欲從事參究,則較不易得力。對A與B兩種系統感受較弱的人,由於能量太低,從事參究容易感到煩惱,使不出力。須俱備福德因緣,等條件準備好,即會有進展,故不需太勉強,而產生煩惱,信心是最重要的。當然,參究者本身的興趣、信心、耐性,及根器,和內外各種條件的配合因緣,都永遠是參究成功與否的最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