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與語言

人類的思考、 行為等語言, 主要 來自於人類過去種種文化、 發明、 知識 、宗教 、傳統、 習俗 、政治 、哲學等經驗語言的統合及變化 。當人 類處於其所統合、變化之語言當中時, 即構成語言人類的思考 、行為、 價值、 判斷 、喜怒哀樂 、煩惱、 回憶、 比較 、模仿、 期待、 成功與失敗等等相對性 、 分別對照的感受的人類。 而處於語言覺受中的人類 ,會隨著種種語言之變化而有不同的情緒 、行為等內外相產生。

 語言人類,除非經由深度的自我返照,否則很難去查出其個中的關連,尤其是自我與語言之間的直接關連。行為者在語言表達的當時,更難從返照中看到自我與語言之間的行動關係。故一般人只能隨著念頭的運轉而進入各種思考與行為的境界,那是處於“自我”、“自以為是”的語言人類狀態。尤其是各種境界、外相、聲音,就如同照相、錄影般的存入人類的腦海中,再加上語言的“自我”旁白,構成語言人類與語言相的不可分離的膠著狀態。處於其中的語言人類,由於日久自然之“薰習”而不會覺得有異,因此就會常處在快樂與痛苦,成功與失敗之間輪迴不已。這種情況就如同蒼蠅一直想從一扇已關閉的透明玻璃窗中飛出去,卻苦無辦法一樣,因為自己即是語言的製造兼執行者。 

所以除非具有強烈的自我疑情,及覺醒信心的參究者,否則還真不容易去照見這個生命的真正實相哩!故也只能隨著“語言精靈”的運作而人云亦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