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雲後面的月亮

如果說神、上帝、真主、實相或如來等字眼所代表的是永恆的、無際的、萬能的、就如同那光明皎潔的月亮一般,那麼人類的種種充滿矛盾、得失心、狐疑不信、期待、追求成就感、無明煩惱等分別性腦筋,則就是這個遮蔽住了月亮的烏雲﹝此即語言人類所謂的智慧﹞。因此我稱呼這個依賴各種名相而生存的人類為語言人類,而這些名相也就是我所說的語言精靈系統,這個系統像烏雲般的進駐這個人類永恆、無際的、如月亮般的本心之中。

人類如果想要透過思考、語言等分別名相去瞭解或接近上帝、如來或實相的話,無疑的,人類其實只是把自己鎖在一個框框裡一樣。在這種情況之下,當然無法真實的感受到那股永恆、無際的大能量的存在,就像透過照相機鏡頭裡的小框框去取景一樣的有限。這個以自我為中心的框框而產生的種種名相,不管名稱如何高尚,它總會存在著一個立場。而這個含有語言精靈的我執或法執之各種立場,使得人類無法得到真正的和平,但語言精靈卻會透過各種狡辯,把它自己暫時合理化了。所以除非我們俱備機警及不設定各種先入為主的心態,去觀照周遭的種種變化及自心的運作,否則我們仍然很容易就會陷入語言相的框框裡。

然而,是否有一個完全沒有念頭的、又有知覺的覺照存在呢?這個被古代覺者稱之為樂、明、無念的覺照其實早已存在每個人的心裡。當我們的心真正看到它自己的源頭時,它就不會再起心動念想攀緣各種名相。它會經常處在一種無為、空靈的覺照狀態中,但對外來的刺激卻有著積極的靈明反應,而不會有妄念、無明。這是屬於自然的大樂,而非受制於教條、戒律裡之勉強與壓抑或模仿的著空虛無狀態,也不會有無聊、沒成就感或失落的感覺。這清清楚楚、了了常明的無念狀態,古之修行人又稱為寂滅最樂、常寂光、離一切相、無住相、真空、畢竟空等等,名稱很多,但我們無須去想像它的樣子及含意。 如果它是能夠被想像得出來,則它就屬於語言精靈的框框有限範圍裡。問題是我們能否放下這個習慣攀緣的心,讓它專注在眼前的事物上?如果我們能夠徹底瞭解到這個語言精靈的運作,真正的放下我執及法執時,則這個永恆、無際、平等不二的大能量就有機會生起。至時,一股樂、明、無念、如明月般之亮的覺照力自然產生,而各種煩惱似的烏雲將自然而然的逐漸遠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