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類會有妄想執著呢?

SONY DSC

釋迦佛在菩提樹下頓悟時説了一句名言:「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性,只因妄想執著,未能証得」。為什麼人類會有妄想執著呢?因為妄想執著本身就是構成人類系統的基本條件之一。人類的分別心建構了豐富的文化、藝術、科學、宗教、政治、倫理、家庭、制度、經濟等,我稱呼這些下載在人類意識𥚃的資訊語言、分別價值相等元素叫「語言精靈系統」。這個網就如同一個巨大天網般的籠罩在每一個人的身心上,同時也產生了人類的成就感和煩惱心,這是禪家所謂的「華嚴帝珠網世界」,譬喻這人生業力之大如無數的寶珠,珠珠相含,影影相攝,重疊不盡,絢麗壯觀。修行人若能脫離這個鋪天蓋地的法網,也就能離開六道輪回,但非常困難,因為聲色迷人、名利更誘惑吸引人。人類對各種分別、描述、感受得需要依靠語言、文字和圖像、影音為基礎,這些六根的分別相是由外在的色、聲、香、味、觸、法等麈媒來下載入自己的身、心、識內,由小而大,由少而多。因為外在環境的影響,自己就會很自然的去做分別比較、學習、發揮、價值判斷等,完全沒有自性。
人類的「妄想執著心」也是這個系統裡早已被設定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執著」本身可讓人覺得自己的真實存在感。而這個有異於其他動物更高級的分別心,也是屬於人類的基礎系統,這個系統本身早已經被設定了保護和加強人類「執著」的防火牆功能。這個防火牆除了可以保護人類之間的私密性和獨立性,也可保護「它」不易受外來的邪靈入侵。所以系統若是查覺出這個「自我」本身正在受由外而來的各種窺視或破壞時(如修行中進入真正內心的核心參究時,系統本身會感到不舒服且會啓動保護功能,來防止被侵入或發現),所以從修行參究到打破無明妄想需要按步就班,理事圓融才能親見本來面目而明心見性啊!。
一般人若因生病、特殊及敏感體質、神經系統或腦部等曾遭受到嚴重破壞時,也意味著人體的健康受損,較不適合從事需要用到大量體力及腦力的參究心法。精進的修行者對系統本身的觀察修行,不管使用六根中的眼、耳、鼻、舌、身、意的任何一根或氣脈、輪脈、觀想等方式,來返聞觀察,照見自性,皆是一種可能的証悟過程。所以真修實練的參究者需要有經驗的老師和正信的佛法來指導。
古代禪師教導學生的手法有豐富的創意,如破相、棒喝、參話頭、參公案等,同時參究者也必須俱備求真的熱情、好奇心,這個就是「疑情」。但這還不夠,具備天生的參究的健康體質才是真正重要的。這就像科學家也不是人人可以當的一樣,因為長期待在無聊的實驗室裏觀察做實驗是需要恆心與興趣的。同樣的,修行人又要打坐,又要觀察的是「觀察者自己本身」,尤其是觀察自己的心念活動,這就是所謂的心內求法。觀察自心確實很難,它就像一個人拿著鏡子隨時看著自己,但心念又很狡猾,它稍縱即逝或會以另一個心念名相出現來當做答案。把一個小悟錯當大悟,一個大悟錯當証悟,最終只能在各種名相中打轉,當個識智辯聰或知解信徒。因為説食不飽,畫餅不能充飢所以無法在生死煩惱上受用,因此疑惑依舊、無明依然,不停的尋師拜佛看經論,一生渾渾噩噩,隨波逐流就如此空過了。
又因「它」離自己太近了,就像鼻頭的呼吸般,所以「自性系統」很難被發現。修行者的健康體質和正面的心態也很重要。若身體、心靈不健康,參究過程中就很容易出差錯和偏頗,即是所謂的走火入魔、急功著相。佛經上提及修行「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我也常説若是當初牛頓沒有經過長期以來的科學研究訓練,又何能在樹下被掉下來的蘋果砸到而發現地心引力。
佛法的修行方法雖說有八萬四千法門,但不是人人都適合同一種方法參究修行,也不是每個修行人都俱備合適的根器、體質或持續的信心來堅持修行,何況就是科學家有時也會在過程中用錯方法或實驗失敗而白費功夫。所謂名師也不一定就是明師,盲從盲修瞎練,從古至今都存在。一些修行者急功著相圖求快速開悟,因此把假當真;一小部分老師貪圖名聞利養或斷佛慧命,殊不知佛法浩瀚,果報業力的不可思議,實為可憫。
所以要如何學到正信的佛法和俱備堅定的信心、在修行和信仰中獲得法喜,打破無明煩惱,發現自我自性,而放下妄想執著獲得大自在,實也是人生一大福德因緣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