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第一念

透過「語言相」顯現於外的觀照,來参究實相,是非常有趣的。不知你是否想過:當你為了一件事情而感到生氣時,誰是那個生氣者?自己嗎?生氣的語言相就是使自己要生氣的原因。這個生氣的語言相所表達的就是清清楚楚的“自我”,就是這麼直接,這就是第一念。至於那些促使你要生氣的一大堆原因,則已經是另外的許多自我了。而那些自我的因素也是經常在改變,而且充滿不定性的,這時已算是第二個念頭了。但那個處在第二念和第一念時的你,並不相同的,處於第一念裡面,你與語言相真正合而為一。那時的你只是一種純粹的能量,裡面並無你、我之分別。在能量裡頭完全紮實,密不通風。能量的外頭也是一樣,而這也是萬物、萬事的出入點,很奇妙吧!

我剛才雖說紮實、密不通風,但那只是從有限的語言來說的。若從平等、無限、無量的真實面來看,它則是全宇宙最自由、最通暢的地方,裡面蘊藏了無限的生機,所以它才稱為“真空”。古代的參究者則稱它為“畢竟空”。當我們正專心做事,專心傾聽的當下,如同處於第一念中,而這一念有如一艘正在行駛中的船。當船正在行駛時,船四周的水面會因而產生大小不一的波動,但當船駛過不久,水面即會恢復原狀,就像船從不曾經過一樣﹝船過水無痕﹞。因此可以說第二念的分別、比較的煩惱,就如同那艘已經駛離很遠的船,水上卻還刻意留著痕跡一樣的沒有意義。因為第二念、第三念乃是語言人類根深柢固的無明,是語言人類的原始軟體架構,及“自我”的突顯,是各種煩惱、分別的根源,也是語言人類最難改變的習性。這是語言人類的原始無明的無奈,也是參究者打破無明的下手處。

打破無明,而見到實相的悟道者,因照見第一念的能量的絕對性、平等性、不二性、永恆性,故這永遠的第一念又可稱之為“不二法門”、“不動地”。這永遠的第一念,是一把鑰匙、一道門,也是禪者參話頭的本地。而這個真空、妙有的能量,竟然可以大到超過整個人類語言系統,這是所有人類以及萬物總和的大能,古代的參究者稱之為“真心”。這個真心是我們語言人類凡心的“思慮”所不能及的,不能刻意模仿、想像、勉強造作,但它也沒有離開過我們任何的語言、思慮、相。我們無法以語言人類的見聞覺知的心、壓抑、做作的心或語言、意念及斷滅等相去描述它,或獲得它。其實我們從來都沒有失去過它,它也從未曾離開過我們,但它也不是語言相、語言精靈軟體本身。不過,任何的語言、相、思慮心、見聞覺知裡都擁有它的能量的給予,就如同千江、萬水都能普獲明月的垂照一樣。

故身為語言人類的我們,實應感到鼓舞、慶幸,因為我們都是屬於這個大能量的一部份。我們其實真正擁有最大的自由,我們的身心也皆獲得本自大能量的寵愛,因此我們的煩惱及過多的思慮根本是多餘的。且讓我們仔細的傾聽那些由大自然流洩出來的樂章吧!如果能透過參究,照見實相而放下無謂的追逐和停止鑽牛角尖,則真心的歡悅就會出現在我們的心裡及身邊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