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的僵化與大樂

人類的真正快樂,並非來自思想對照之下的快樂,因為由思想所對照之下的快樂,和語言人類的分別信念有關。快樂和痛苦的語言相往往是由相對、比較而來的,成功與失敗是相對的,善與惡、得與失也是相對的語言。語言人類常因過去經驗的相對語言的架構與外境的接觸而產生期待、結果、分別、証明、個人、你我、英雄及模仿等等語言模式。故一時短暫的快樂,大都來自於價值期待的信念之達成,或個人與他人的比較,或一時一地的成功的証明。

但是由於受到環境、思想及過去經驗的不斷接觸統合,價值觀的改變和新的期待、流行、增減,常使快樂過於短暫,令人很快的又陷入煩惱的處境中。因為人心的僵化、自我正在快速增加。人心的變化並非來自個人,而是群體語言信念,透過資訊通訊快速傳達下的經驗產物。 真正的快樂來自語言人類深入瞭解語言的不定性,信念的不定性,群體的不定性,從而深入印證語言和行動,語言和信念,語言和自我的直接關係。由覺醒智慧的能量,而淡化了語言精靈的影響,進而身心由高速的攀緣、僵化,進入緩慢的穩定、舒展,進而內心產生無有法、我的祥和,真正的安寧早已存在,身體與大自然能量實相有了直接的感受,心靈和天地間也產生了一體的感動。此後不再受期待、分別等語言相所拘束、煩惱,而由內心真正產生的“大樂”。這是真正永恆的快樂,這個快樂由天地賜予、由自性發出,不增不減、不苦不樂、不淨不垢、無智無得,清清楚楚,善分別一切世間法,由無明煩惱的語言人類回歸快樂的本來人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