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念頭的0與1,打破空、無

語言人類的各種念頭﹝包括語言信念等﹞,就像介於0與1之間,1是代表有的觀念,0則是代表不存有、虛無、空、滅的觀念。這兩個代表性互為襯托和極端的相對,大部份的語言人類日常生活上的語言皆在這兩端的中間呈游離狀態。即是可能有、可能無、有、無、非有、非無、非非有、非非無等情形。若說「有」時即有「無」為隱性基礎,若說「無」時亦即有一個「有」為隱性基礎,同樣的若是說「不存在於有無」時即是有個「存在於有無」的隱性基礎,若是「不說」亦會有一個「說」的隱性基礎。所以有「放下」的語言,就有「提起」的隱性基礎,而「彼岸」即相對於「此岸」。「去」相對於「來」,「離」則相對於「聚」等,故若想要離「苦」就等於承認有個「樂」可得,想「去」就等於承認有「來」,想「無」就等於承認有個「有」。另「天堂」就是對照「地獄」而產生,「生」亦是對照於「死」。再反過來說,「不想」有,亦是「想」有的隱性基礎。

當然,語言人類亦喜歡使用一些廣泛的絕對化語言來形容實相。例如:空、色、當下、世間法、遍一切處、原罪、三輪體空,三位一體等類似絕對的信念。故語言人類的分別心,知識腦筋卻是如此無窮無盡的互為印證下去,這個腦筋分別永遠如影隨形般跟著語言人類,分別心亦如芭蕉的莖幹,剝到最後卻「一無所有」。這是語言人類在運作精靈軟體時,接近「0」的時候所呈現的各種境界語言,通常皆是消極的滅、死、寂、無、空、虛、無依、恐懼等。甚或掉頭去重拾名相追逐的全有、存有或是更為偏激、極端,或是宗教性的偉大信念、語言、主宰等,其中又以消極性的語言最為麻煩與傷身。故想突破這個「空、無」的無明語言,實不容易,需俱足福德因緣,所以0Q零智慧並不是「空、無」,它必須打破所有相對的無明。

信念的語言除非見到它自己與自我的雷同點,及其無自性的變化統合,最重要的是它自己的侷限性,否則語言精靈是不會放棄其老大的位置,而甘退居第二線來服務人類,它就是語言人類自己,也是語言人類軟體本身,故知要擺脫這個無明心是何其不易!不過若用「擺脫」或「無明」的字眼亦會有「擺脫後的自由」與「破無明之後的清楚」為其隱性基礎,所以我們應以不急不徐,小心地以柔軟、大愛、善觀察的心,用一種與心靈遊戲的心來參究。在還未真正徹底解脫前最好不要急著名利出頭、說法度人,或有急功著相之心,而應以平靜的心靈做好自己平常的角色。用隨緣行善的心,再加上正確的參究方法,「但盡凡心,莫作聖解」,則或許有打破無明,照會實相,發現語言精靈軟體,而獲得大解脫的機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