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從何而來?

有個朋友聽說我在閉關,他事後問我,在閉關期間會不會感到很寂寞或無聊?其實,對於一個靈修者來說,寂寞是必須的。如果害怕寂寞,便無法真正靜下來觀照自己的內心,以及萬事萬物之變化。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害怕寂寞也是一種人類長久以來的習氣和語言。尤其是現代人,在各種視聽媒體及熱鬧環境中成長及薰習之下,往往會面臨獨處的困難,或害怕去面對自己真正的心念,所以只好藉著各種熱鬧場合,或參加交際應酬,或透過網路交談、打電話聊天、玩電子遊戲、看書報、雜誌、電視、電影等等,來打發時間及排除寂寞。有些地方電視頻道更多達百個,讓人們有選不完的頻道,至於節目則當然更是多得令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

但我們在這裡想探討的是,到底是誰在害怕寂寞?是誰在看電視?誰在不停的選頻道?我們與這些媒體難道真是分開的嗎?如果我們深入參究,便會瞭解到這個怕無聊的心,與各種媒體其實本是同一體的。我們或許會以為是自己在選擇媒體,變換頻道,其實這裡頭有的只是慣性語言相的滿足,一種語言精靈的操作而已。就像有些人特別喜歡看某一台的新聞節目,或是某個最受大眾歡迎的流行節目,這些根據過去經驗、流行及媒體、節目的吸引力的統合,決定了意念,但也讓寂寞感慢慢滋長。因為熱鬧的另一面就是無聊與寂寞。

我們人類總是以相對的距離感,來決定自我的存在。所以當我們的心中一旦感覺到很熱鬧時,則在心的另一個角落裡就已經悄悄的生起空虛的感覺了。而且愈喜歡熱鬧者的心靈,在平常則愈容易有空虛、寂寞之感。為什麼我們會喜歡接近人群,往人群多的地方聚集呢?其實這都是尋找安全、肯定、及存在感,或是害怕面對寂寞,害怕面對真正自己心中的念頭起伏,以及想表現自我等的語言精靈在活動。如果不能透過專注的全面觀照,瞭解到語言精靈的所有面貌,我們將不能自主的活在各種相對的語言精靈環境裡,在熱鬧、寂寞、無聊、與表現欲的語言相裡反反覆覆,我們將成為是非的推波助瀾者,可能陷入各種爭鬥中而不自知,甚或跟隨一個更強烈的信念─語言相的帶頭者﹝也可能是被崇拜者、上師、英雄、明星、偉人、政客等等﹞從事各種活動與運動。

故當我們一旦照見了原來這些有距離的語言相、境界、熱鬧的形形色色、媒體等,﹝這些原來你認為是被選擇參與的對象﹞與你的關係竟然是同一個時,當下你與它們之間的距離感便消失了。這時寂寞、熱鬧等相對念頭不再有,而真正自由解脫的原來絕對實相便出現了。這個本我是寧靜的、空靈的、沒有妄念、清淨的,它和熱鬧、寂寞本身並沒有距離及相對,但也不屬於熱鬧、寂寞本身,此時的你,就不會再為寂寞的語言精靈所奴役。你與真正生命將變得更為接近,少了語言精靈的干擾,你更能真正看到了晴朗的天空,美麗的白雲,蒼翠的樹木與可愛的花朵等等。這時語言精靈系統即變成了供你日常生活的工具而已,它不能再像過去般的主宰著你的性靈了。一旦看到了那個沒有熱鬧、寂寞、生死、時空的本我時,則真正心靈的大解脫、大自在也就出現了。